快捷搜索:

他要让喜欢读“看不懂”的诗的人们得到享受

为此,复旦大学图书馆设立“许德民诗歌、绘画艺术资料收藏馆”,并于6月29日举办收藏馆揭牌仪式暨展览开幕式。据悉,展览设于复旦大学文科图书馆一楼大厅,分为文学资料和艺术资料两部分,展期持续至7月5日。

6月29日,“抽天开象——许德民抽象诗研讨会”在复旦大学举办。包括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、诗歌批评家唐晓渡、小说家吴亮、上海作协副主席孙甘露在内的多位作家、评论家出席研讨会,并各自讲述了他们对抽象诗的理解与感受。对“抽象诗”这个艺术领域的“新概念”,各方看法都不相同。吴亮认为,许德民的抽象诗“是披着诗的外衣的当代艺术”。艺术评论家杨卫则认为,许德民的抽象诗是介于当代艺术和诗歌之间的艺术形式,在他的诗中,“每个汉字都有审美意义,同时也有文本意义,有自己的建构性”。

许德民是复旦大学1979级校友,复旦诗社创办人、首任社长,同时也是中国抽象艺术倡导者和实践者,上海抽象画会会长。“抽象诗”的概念正是由他在2005年首次提出的。2009年,许德民完成了系统的中国抽象诗学写作,提出抽象诗的定义、抽象字组概念和抽象诗学理论。2013年,倾注他大量心血的诗集《抽象诗》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。

6月29日,“抽天开象——许德民抽象诗研讨会”在复旦大学举办。  图/复旦大学

许德民诗歌、绘画艺术资料收藏馆于6月29日举办揭牌仪式暨展览开幕式。  图/复旦大学

在孙甘露看来,许德民的抽象诗,面临着或许是所有实验艺术共有的困难——“个人的逻辑与公众及文学史如何接续?”同时,他也提到,“在当代,或者说在任何时代,许德民的努力都应该有人做。他的创作是开拓性的,他提醒人们有这样一个语言空间,让人对这样的事情有意识”。

许德民知道,自己的诗大部分人“看不懂”,但从青年时代至今,他一直没有停止创作。

与研讨会同一天举办的,还有“抽天开象——许德民诗歌、绘画艺术展”开幕式。今年3月至6月间,许德民将大量诗歌、绘画艺术资料分多批捐赠至嘉润·复旦大学诗歌资料收藏中心,其中包括,手稿332件、通信297封、画作83幅、装置艺术作品1件、照片180张、实物33件、期刊57种、报纸42份、图书28种,以及剪报、活动资料等在内的资料近千件。在这批资料中,有复旦老校长苏步青亲手写给许德民的毕业赠诗,也有谢希德校长写给他的毕业留言和英语推荐信,还有著名诗人邹荻帆、邵燕祥、曾卓等人的信件。当年那件复旦诗社的001号会员证也被许德民捐给了母校。

其中一条理由是,“不想让从来也不读诗或者不想读诗的人来读诗”。还有一条是,“我写诗的目的是创造文字新的语境,创造陌生的诗的意境,创新是我唯一的理由,因为要创新,我必须写很多人‘看不懂’的诗,让喜欢读‘看不懂’的诗的人得到享受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